新闻资讯

沈阳磨薯粉

发布时间:2016/11/23 10:59:03

真的好意外,相聚在同学华的乡下老家,竟赶上了一回磨红薯粉的美事。


  每到初冬季节,乡里人家会选在晴好的日子,将当年丰收的串串红薯,经一番洗磨加工,制成精细的薯粉以便贮存。眼前华一家人忙碌的场景,是那般的温馨而亲切。


  华指着房前几筐干净的大个红薯说,这是我父母种上的一亩地红薯,预知今天有师傅推着机器上门磨薯粉,昨日专门做了一番准备。我往前一看,一个个胖娃娃似得的大红薯相互紧挨在一起,静静躺在箩筐里,正在酣然入睡。


  没多久,上门的机器推到了家门口,华的父母赶忙迎了出去。听华的母亲说,这台薯类磨碎分离机是个大忙人,一天要奔走十几户人家呢。以前,我老家每年也会赶着磨一些红薯粉,但均以手工为主,并没见过这类神奇的机器,看来今天是大开眼界了。


  随着一阵“突突突”的轰鸣声响起,磨红薯的精彩一幕开始了。操作机器的师傅站在分离机旁,一边料理着机器,一边忙着指挥众人。分离机看似不养眼,但兼有磨碎红薯与分离渣汁的双重功能。机器顶端有放红薯的入口,加工过程中,放进红薯的同时,要不断注入清水。机器下端有两个出口,分别是吐渣与取汁的端口。华的父母拎了几桶清水放在机器边上,又拿上大木桶接上红薯的汁水,至于另一端口吐出的红薯渣则堆放在与机器相连的平板上。


  众人围在轰鸣的机器边上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我和华跟着凑上前,往机器顶端不停扔着红薯,一下一个,挺是过瘾。只是分离机实在太厉害,不到半小时的功夫,将满满四大筐的红薯“吃”得一干二净,留下了一堆淡黄色红薯渣和三大桶汁水。


  稍稍整理后,师傅推上机器匆匆离去。眼前犹如豆浆的汁水便是新鲜活水的红薯粉,待几个时辰过后,红薯淀粉积淀下沉,清水自然不再浑浊。


  回想小时候老家磨的薯粉,可比不上如今这般轻松。那时候的初冬天很冷,挑上几筐红薯去村口的小溪刷洗,简直让人不寒而栗。红薯粉必须一尘不染,刷洗的红薯自然要干净才好。家里没有自来水,更不会用柴火烧上开水,母亲蹲在小溪边的青石板上,左手抓住红薯,右手拿上毛刷,探进冰冷的溪水来回刷洗。往往洗上一筐红薯,双手冻得又红又紫。


  洗好的红薯要磨碎,然后提取汁水。当时没有分离机这类宝贝,村里仅有的铁疙瘩也仅是把红薯搅碎,提取汁水的事便是各家的手艺活了。老家有专门榨取红薯汁的家么,几乎是母亲一人操持,父亲只能一旁搭把手,干些琐事。取汁水的过程估摸要半天时间,搅碎的红薯用干净布袋装上,不时往里面倒入清水,再收紧袋口,放在搁着木板的盆上,双手一遍遍挤压,渗出的汁水慢慢流进木盆。几个来回之后,布袋剩下的红薯渣渗出的水不怎么浑了,汁水也就不多了。取汁的功夫相当磨人,如果耐不住性子,往往是做不好的。


  红薯汁水安放在桶里,每天换一次清水便好。最后,赶上晴好的天,取出桶里积淀的白色粉块,放进竹盘捣碎摊薄,让太阳暴晒几回,已成粉末状的优质薯粉便大功告成了。


  值得一提的是,磨薯粉的收尾功夫很重要,倘若没赶上晴朗天或粗心大意,收取未干透的薯粉很容易发馊变质,可能就会功亏一篑哦!

上一篇:酒精过敏的症状
下一篇:没有了!
联系我们

电话:15840101318 微信同号

Q Q:3433575912

微信:15840101318

沈阳第一按摩会所!

©2018 沈阳佳人养生会所 版权所有